• 手机号码:13670032586
  • 联 系 QQ:943151506
  • 电子邮箱:13641425635@139.com
  • 执业证号:14403201211024719
  • 所在地区:广东 - 深圳 - 宝安区
  • 执业机构:广东宝城律师事务所
  • 邮政编码:518100
  • 联系地址:深圳市宝安区龙井二路中粮地产集团中心20整层
您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法律百科>>正文

宝盈基金核心问题指向股东纠纷

来源:深圳公司律师工作室 | 作者:尹艳荣 | 时间:2017/7/3

欢迎您访问尹艳荣律师网站,很高兴能为您服务,如果您有任何有关法律方面的难题,都可以来电咨询,我的手机号码:13670032586!祝您生活愉快!

  导言:自《投资者报》3月8日独家披露深圳证监局《关于宝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场检查的反馈意见函》(下称意见函)后,不少媒体跟进报道,舆论对于宝盈基金公司的关注度骤然升温。

  3月15日,宝盈基金副总经理胡东良对媒体谈“我所知道的宝盈真相”,但作为事件核心的主角,宝盈基金总经理陆金海以及公司董事长李建生,则未公开发表任何意见。

  3月16日、17日,《投资者报》记者分别与李建生、陆金海以及宝盈基金小股东代表、3位独立董事、前独立董事、大股东中铁信托的母公司负责人联系采访,他们或是沉默、或是推搪,采访极难推进。

  记者从其他渠道获得的信息,将宝盈问题的核心更多指向了股东之间的纠纷,以及公司大股东中铁信托的失误。

  “业绩不好的基金多了”

  本报于3月1日独家披露消息:深圳证监局2月4日召集宝盈基金3家股东以及宝盈基金董事长李建生开会进行监管谈话,而谈话的目的就是要求总经理陆金海在春节前离职。

  此消息宝盈方面并未官方承认,有媒体报道称“宝盈基金表示,2月4日是否有这么个会并不清楚。” 但公司股东之一的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外经贸信托)总经理杨自理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该说的意见,我已在会议上全部表达了,现在不太方便对外透露。”——这无异于间接承认了会议确实存在。

  3月16日,当记者首先就这一“出入”向李建生求证时,李建生回答:“这有什么意义?不一致的地方挺多。”

  对于记者第二个问题——做为宝盈的董事长,是否如外界传闻一样很器重陆金海——李建生再次使用了反问句式,“你问这个是什么想法?”她指责说:“有些文章让你们不登,你们非要登,你们都弄了很多不真实的东西报道,你现在还报道啊?”

  记者表示,如果宝盈方面觉得报道不真实的话可以一一指出。

  “我想没那个必要了,那岂不是和你们吵架?”李建生笑着说。

  记者又表示,如果双方都拿出事实的话,当然可以讲清楚。

  “讲得清楚吗?报纸都出去了,尤其是你们把证监局文件那么多的内容登出去,你们觉得合适吗?”

  于是记者转换话题,问李建生对证监局的意见函有何看法?

  “看什么?该整改整改呗!”

  对于记者抛出的第四个问题——胡东良约见媒体是属于个人行为还是公司行为?李建生依然给予赌气式的回答。

  “怎么理解都行,你愿意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,反正你们已经理解很多了。”

  记者告诉李建生,此前曾就宝盈业绩问题发出过采访提纲,但没有得到宝盈方面的回应。

  李建生立刻说:“我马上要去开会,回头再说吧。”记者追问:“那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

  “我什么时候都没空,我忙着呢。”李建生回答,末了还加上一句,“基金业绩不好?业绩不好的多了。”

  股东和独董集体失语

  从宝盈基金公司目前的持股情况看,第一大股东中铁信托持有宝盈49%的股份,加上曲线持有的成都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6%的股权,已经是一股独大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中铁信托92.7%的股权掌握在中国中铁(601390)手中,作为宝盈基金的“婆婆”,中国中铁又是如何看待宝盈基金目前的窘境呢?

  3月16日,当记者电话采访中铁公司董事长石大华是否知道宝盈基金的事情时,石大华在电话一端很匆忙地表示:“不知道,现在有事。”

  记者追问:“难道一点都不知道?”石大华回答:“他们正在处理,我很清楚。我正在开会。”

  而记者在中午1点拨通中铁公司总经理李长进的电话时,他干脆表示自己正在休息,随即挂断电话。

  宝盈基金的另外一位小股东,持有25%股权的外经贸信托的总经理杨自理,也以正在开会为由婉拒了记者采访。

  记者随即致电宝盈基金在任的三位独立董事——曾康霖、陈雨露、陈小悦。

  有消息称,陈小悦是宝盈基金现任总经理陆金海的博士后导师,他接任的正是前任独董巴曙松离职后的空位。

  三位独董中,记者只采访到了曾康霖。陈雨露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,陈小悦的手机则无法接通,记者通过短信发出采访要求,但至截稿时均未有回复。

  曾康霖对记者表示:“(对于宝盈的事情)应该说了解一些,不是说完全不了解,但是……” 曾康霖显得有些犹豫,他接着说:“有些事是不能在媒体上讲的。”

  曾康霖还对记者表示:“不要在问题落实前就做报道,我们马上要开董事会,董事会会认真讨论的,宝盈不是一个人的问题,基金要维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,媒体报道要慎重。”

  记者又联系到宝盈前独立董事巴曙松,但巴曙松一听采访要求就以开会为名挂断了电话,对于记者的短信采访要求也没有回应。

  有媒体曾报道称,巴曙松是主动辞职,而非到期离任,因他曾在董事会上表示,宝盈基金复杂的情况需要一个协调能力、业务能力和沟通能力都很好的人来担任公司的总经理。

  内部矛盾是深层原因

  一位接近宝盈基金的人士则向记者透露,“宝盈基金深层次的问题复杂得很,主要是内部矛盾,两边股东的说法不一样,看法也不一致,宝盈基金的问题和股东变动有很大关系。”

  起初,宝盈基金股东为外经贸信托、联合证券、重庆国际信托投资、山东省国际信托及天津信托等5家公司。外经贸信托和联合证券分别占25%的股权,其余3家分别占16.67%的股权。

  “大家股权都差不多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”该人士称。

  于是,宝盈基金的股东开始了股权转让,联合证券、重庆国际信托、天津信托、山东国际信托退出宝盈。新的股权结构为衡平信托公司持有49%、成都工业投资经营公司持有26%、外经贸信托占比25%。2005年10月,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收购衡平信托72.39%的股权,成为这家信托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此后,衡平信托易名中铁信托。宝盈基金也形成现如今的股权格局。其中的问题就是中铁信托一股独大,老股东外经贸信托沦落为小股东。

律师在线

咨询方式